对话

蓝天活动 – 与 Tom Pilette 的对话

二十三年,因势而变

Tom Pilette 加入麦格纳时年仅 29 岁或 30 岁。他对当时我们在那年十月中旬对他进行面试中自己的表现已经不十分确定了,但他很清楚地记得当时他给 Don Walker 留下的第一印象。Walker 是麦格纳现任首席执行官,在 1994 年 5 月的团队构建活动中,他坐在 Tom Pilette 的旁边。他问到这位新员工打算为麦格纳工作多长时间。那时候,Pilette 刚来公司几个星期。由于缺乏前景,他离开了之前的雇主,即福特汽车公司。因此,他给 Don Walker 的回答更加令人惊讶。“也许是三年,”他说,“因为麦格纳是一家伟大、充满活力的公司。但谁知道呢,也许在三年内您就会厌烦我。”

结果是,没有任何人对 Tom 感到厌烦。正相反,在我们谈话时,Pilette 已在麦格纳工作了二十三年,而且还会一直做下去。实际上,他作为产品和工艺开发副总裁,领导这家加拿大汽车供应商缔造了一段新的开始。公司在过去几年里面对多种艰难挑战,在这段时间里,麦格纳不得不彻底改造公司自身,以免被初创企业和破坏者打败。在这变革时期,其中一个主要的指导原则(即使不是最重要)是 Tom Pilette 在二十三年前即被深深吸引的质量原则:麦格纳将因势而变付诸实践。

在全球化过程中,麦格纳企业理念主旨是非集权化。同时,在无集权式结构的情况下,公司各个分部保持联系。过去由中央集权模式,麦格纳曾一度发展成为一家巨型公司。这家加拿大公司注重长远发展,然而,并不是注重市场的未来,而是注重他们客户未来可能会产生的需求。“我们的客户在 2025 年可能想要什么,在 2030 年呢?”伴随着这样的发展,麦格纳着眼于全盘整体,特别是汽车生产。Tom 告诉我们,现在的情况不再是关乎理解和设计各个单独的应用,而是作为整体一盘棋来理解汽车。未来不再只是解决问题,而是要提供服务和解决方案,在问题出现之前要防患于未然。

如果我们保持现状,这样做正确吗?还是应该做些什么, 让我们在 2025 和 2030 年也能达到目标?

能够仔细倾听客户的心声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这也可能是为什么 Tom Pilette 不称呼客户 – 他将有业务联系的另一方称为合作伙伴。他更喜欢建立伙伴关系,互相理解彼此的需求。这在正常的商人看来似乎是一个白日梦,但麦格纳已学会创建愿景,以便为未来做好准备。然而,正如任何合作关系一样,不仅要设法找到所需的共同目标,而且必须能够承认自己的不足之处。所以,这位产品和工艺开发副总裁欣赏放弃无前途项目的想法,并且会坦诚地交流此的问题。因此,开放已成为麦格纳团队成员最重要的品格特质。这是麦格纳公司内外均秉承的一个信条。

“麦格纳支持创新思想者,不管在哪里,我们都可找到他们。我们鼓励开放合作和良性竞争。”这是公司官网上的承诺。与 Tom Pilette 交谈之后,我们清楚地认识到,这个承诺不是一句空话。他与大学、学生、未来潜在的行业破坏者合作。他希望帮助他们开发产品、提供建议,或许还会提供决定性的创意火花,帮助他们发现可塑造未来市场的新材料。然而,他本人和麦格纳都不希望自己生产此材料。Pilette 希望将该项工作留给大学。因而,麦格纳越来越像早期的 OEM 厂商 – Tom Pilette 认为,为了与时具进和贴近生产商,这是不可避免的一步。他欣赏这样的公司文化:坚持愿景,并时时怀着“如果这样”的态度来达成目标。

但是,所有这一切难道不只是一厢情愿?

Tom 承认,麦格纳的改变不会一夜之间突然实现。“15 年前我们就相信这一点,”Pilette 向我们解释,“而我们在10年前开始采取相应的行动。但只是约在过去五年中,它才成为我们一个自然的过程。”尽管 Tom Pilette 仍将这些努力称为“蓝天活动”,但现今麦格纳通常同时会提及 Google 和 Apple 等创新公司。在思考时注重未来的因素这个做法似乎变得越来越流行。

Tom 给我们举了一个例子,在我们的采访前,他已与 Trinseo 的 Jerry Mazur 谈过这种情况。他的‘如果这样’涉及丙烯和聚酰胺熔化,“基于摩擦的碳纤维具有极佳的纵横比。我们发现,如果我们可以用 5% 的那种材料来强化丙烯和聚酰胺,并制成嵌板。我们仅需要 5% 至 7.5% 的材料即可从热固性塑料转变为热塑性塑料,它可替代汽车上的每一块水平嵌板。”如果 Tom 的愿景得以实现,汽车结构中将完全不需要使用铝;但迄今为止,试验结果最多只能实现一些次等的情况。因此 Tom Pilette需要 接受他的努力以失败终告的结果,但他的态度是完全不同的。“总有人会想出如何实现目标。而当他们做到这

一点时,就会改变整个行业,”他满怀工作热情地说。

如果有人生来就对汽车充满激情,那么 Tom Pilette 毫无疑问是其中一员。他的父亲在刚开始其职业生涯时,就在通用汽车公司担任工程师,一直到他在 44 岁时突然去世。老 Pilette 在第一个塑料减震器系统的开发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并将此嗜好传给了他的儿子。Pilette 兄弟几乎是在 Pontiac 的会议室长大的。Tom 四岁那年在那里遇到了 John De Lorean,当时他在该公司担任首席工程师。也就是在那个时刻,注定了他会进入这一行业。

因此,我们建立了一个开放式创新网络。而那实际上就是改变我们文化的东西。

麦格纳应该参与开发,而不是驱动开发,这一点尤为重要。他们正在打造一个网络,一起进行创新,而不是站在潮头,去历经艰险尝试引领创新。这一战略中毫无秘密可言。这就是为什么 Google 和 Facebook 等先驱者更喜欢开放式办公室,为什么众筹越来越 受欢迎和成功的原因。开放、无疆界、跨学科分享是一些雄心勃勃公司的特质。Tom Pilette 又回到经常讨论的诚信主题。“从文化角度来看,我们会限制到人们,”Pilette 承认,但俗语说得好:有志者事竟成。

对话结束之际,我们听到 Tom 的一句让人意想不到的表白。“我是如此热爱汽车。但我不会开我喜欢的车。我住在农场里。我驾驶敞蓬小货车。”

标签